落馬高校領導過半是學者 多曾在學術領域獲榮譽從教時間最長32年超九成收受賄賂3人涉性醜聞
  本月9日,中紀委網站一日之內通報了2起高校腐敗案例,鄭州航空工業管理學院黨委書記張力奎、上海健康職業技術學院院長巫向前因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組織調查。
  根據中紀委網站及官方通報,《法制晚報》記者統計發現,今年以來已有31名高校領導被調查,平均每8天就有一名高校領導落馬。
  目前,已有14人被公佈涉嫌罪名,多涉巨額受賄,其中有3人還涉及通姦等。
  值得註意的是,在31名落馬的高校領導中,有16人曾在學術上頗有建樹或從教多年,是名副其實的學者型幹部,超過一半。
  專家表示,學術界也並非刀槍不入,面對高校領導密集落馬,靠德治和教育只是一方面,管不住的還要靠體制和法制,建立健全第三方監督體系。
  通報今年31名高校領導密集落馬
  據中紀委網站顯示,自1月16日遼寧醫學院黨委書記張立洲落馬以來,已有31名高校領導被通報,平均每月都有將近4起。5月甚至通報了9起高校腐敗案例,吉林醫葯學院副院長李然斌、南方醫科大學副校長陳志中紛紛在當月落馬。
  《法制晚報》記者梳理髮現,31名高校領導中,擔任所在高校校長、黨委書記等一把手職務的就超過半數。而這些高校遍佈全國各地,覆蓋了本科院校、職業技術院校,甚至還有教育部直屬院校。
  論其分管領域,落馬高校領導基本都是負責後勤基建、人力。今年3月,四川大學副校長安小予被調查,有媒體報道稱,安小予涉案原因與川大新校區建設有關。
  此前,教育部黨組成員、駐部紀檢組長王立英就曾公開表示,貪污挪用科研經費案件逐年增加,基建工程領域違紀違法行為易發多發,權錢交易違規招生對社會影響惡劣。
  對此,中央社會主義學院原副院長、中央社會主義學院原副院長甄小英表示,高校腐敗多與基建、建築掛鉤,這是因為招標過程中行賄受賄容易產生權錢交易。而在科研經費方面,國家現在雖已加大監督力度,但並不完善,所以經費的運用環節也時有貪污受賄情況發生。
  定性 超九成受賄3人涉性醜聞
  記者盤點發現,據不完全統計,目前已明確所涉嫌罪名的有14人。而這些人中,從中紀委通報到出結果最快的僅4天。1月16日,陝西省委黨校副校長秦國剛因違紀接受組織調查,而20日,中紀委網站就已通報開除其黨籍,撤銷其副校長、校務委員職務。
  甄小英表示,從中紀委通報到最終確認罪名用時縮短,體現了目前反腐的高效率,速度提上去了,也透明化了。此外,過去高校一把手監督難,黨委領導下的紀委反腐如同自己左手來切右手,難度大。而現在紀委體制也有所改變,反腐主要是上一級來負責,查起來阻力小一點。
  同時,從官員落馬原因來看,毫無疑問,經濟問題始終排在首位,這在教育領域也不例外。在這14起案例中,僅秦國剛是因被爆料“以結婚為誘餌欺騙單身女研究生,並保持性愛關係一年多,後對其進行毆打”而被調查,其餘13人均涉及金錢交易,利用職務之便為他人牟利,收受巨額賄賂。
  另外,記者註意到,近期反腐領域的高頻詞“通姦”也出現在了高校腐敗案中。據中紀委通報顯示,東華理工大學黨委副書記、校長劉慶成及齊魯工業大學黨委書記徐同文均涉嫌通姦。其中,徐同文更是身負五宗罪:索取收受賄賂、貪污公款、收受禮品禮金、與他人通姦、違反規定經商辦企業。
  此外,目前仍處於調查階段的高校領導中,8人定性為違紀違法,被移送司法偵查,另11人通報為“違紀”,接受組織調查。
  特點“59歲現象”突出
  值得關註的是,記者統計已知落馬高校領導年齡發現,他們平均年齡為56歲。年齡最小的是襄陽汽車職業技術學院院長、黨委副書記楊曉炳,落馬時僅45歲。
  此前有說法稱,官場存在“59歲現象”。所謂“59歲現象”就是指官員在臨近退休之時往往更容易“犯錯誤”。在今年落馬的高校領導中,這一現象也較突出。深圳職業技術學院黨委副書記陳小波、上海健康職業技術學院院長巫向前、陝西省委黨校副校長秦國剛、重慶水利電力職業技術學院黨委書記曾維寬等均在此年齡區間內。
  對此,專家表示,“59歲現象”是存在的。不少領導上任多年,卻沒被挖出,也值得反思。這類幹部過去一直廉潔、工資也不高,覺得臨近退休了有這種機會,在誘惑大的情況下,往往會抱有僥幸心理,認為快退休就不查了。“59歲現象”不只是高校有,政府機關也有。
  此外,不少落馬幹部都是在崗多年、此前“萬萬沒想到”會腐敗。記者發現,2005年重慶水利電力職業技術學院曾有過關於黨委書記曾維寬先進事跡的材料。材料中提到,曾維寬從1998年擔任學校一把手以來,從不濫用權力,利益關係上清正廉潔、不貪不占,以“勤政”和“廉政”塑造公僕形象。然而,今年3月,曾維寬因涉嫌嚴重違紀接受組織調查。
  從教多年落馬領導過半學者型
  記者梳理髮現,這些落馬高校領導中,過半都有基層從教背景,從教時間最長的甚至達到32年。同時,他們均曾在學術上獲得多項成就,發表過論文、著作等,是名副其實的學者型幹部。
  例如,上月落馬的吉林大學黨委常委、副校長兼白求恩醫學部學部長王冠軍就是吉林第一例骨髓移植手術的操刀人。
  深圳市第二職業技術學校校長呂靜鋒在落馬前曾從教30餘年,在19歲時就被任命為深圳松崗中學校長,是當時廣東最年輕的中學校長之一,目前因嚴重違紀接受組織調查。
  而成都中醫葯大學校長範昕建也在醫學領域頗有建樹,他從1983年起就從事感染性疾病和抗生素化療領域研究,曾獲得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項目4項,發表論文數量超過170篇,曾經在1992年、1996年分別破格晉升為副教授和教授,並於1997年增列博士生導師。
  對此,專家表示,學術性領導原本正直清廉,但不管是什麼人,在巨大的利益面前,個人的素質還是有缺陷的。而在制度不完善的條件下,也確實難以抵擋金錢、美色的誘惑。學術界並不是刀槍不入的,因此學術界的領導也往往難逃一劫。
  “通常人們認為,搞學問的應該為人師表,作為表率應該更好一些,但是當前市場經濟條件下,制度不完善,利益誘惑特別大的時候就很難說。”甄小英表示,靠德治和教育是一方面,但光靠教育也是管不住的,還要靠體制和法制。
  專家建議 編織好第三方監督網政務、資金公開
  國家行政學院教授汪玉凱表示,腐敗不可能僅僅在黨政機關發生,包括大學甚至中學都會有。
  汪玉凱認為,高校屬於事業單位,並且存在交學費高、自主招生、擴招的特點。甚至中學階段,也可能在考試錄取、採購、交費等環節產生權錢交易。高校本應是教書育人的凈土,現在也不能幸免,這是很可悲的。
  近日湖南省教育廳發佈《關於加強和改進高等學校紀檢監察組織建設的意見》,明確規定高校紀委書記要參與學校重要事項,高校加強反腐監察工作。然而,當前高等學校紀檢監察組織建設普遍不夠健全。
  對此,甄小英接受《法制晚報》記者採訪時表示,遏制高校腐敗,首先應該建立健全第三方監督體系,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
  “先治標,在這個過程中逐漸完善制度,然後走向治本、走向法治。”甄小英表示,這個籠子一定要編好,把這個籠子編結實、編密,才能關住權力,防止腐敗,目前還是在這個過程中。過去查不查由黨委書記決定,現在由上一級來決定,這就是一大進步。
  同時,巡視組也加大了巡視的力度。甄小英認為,外來的部門與本地沒有瓜葛,群眾在這樣的形勢下也就敢於舉報。
  此外,甄小英強調,高校也好,政府部門也好,官員都應該做到政務公開,預算和預算外的資金都要列入這個公開範圍,管住錢袋子。而官員自己的財產從何而來也應當報告。
  文/記者李文姬實習生張瑩製圖/曲昆
創作者介紹

alfred

ru67ruinv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