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京華時報記者接到市民舉報,三里屯附近有外籍男子販賣毒品。記者通過暗訪與外籍男子取得聯繫,赴約前往三里屯。現場“交易”溝通後,另一撥外籍毒販也主動與記者搭訕兜售毒品。
  三里屯附近經常有外籍男子販毒,有的和癮君子單線聯繫後交易,有的直接在街頭徘徊,等待癮君子來交易。
  我的朋友有人曾經吸毒,所以我也曾經和外籍男子接觸,這些外籍毒販把毒品賣給癮君子,不知道毀了多少個家庭。——市民李先生
  □約定交易
  1.微信確定交易信息
  根據李先生提供微信號,記者和一外籍男子M取得聯繫。M在微信中表示,如需毒品可到三里屯與之聯繫。
  2013年9月10日晚7點49分,記者前往三里屯太古里廣場南區,發微信給M稱自己的朋友需要毒品,並提供了手機號碼。
  約5分鐘後,M致電記者,“Whatdoyouwant?”記者稱自己的幾個朋友3天后來京,3天后的晚上需要5g冰毒(ice)。M多次詢問記者要貨時間和數量後,告知記者等他微信聯繫。
  當晚7點54分,M發微信詢問記者位置,幾分鐘後他再發微信要求記者前往三里屯SOHO底商佳能相機商店前等待。隨後記者前往該商店門前,此時三里屯SOHO附近的椅子上有不少市民乘涼,但佳能相機商店門前只有記者一人。
  2.被外籍男引入暗巷
  當晚8點32分,一著粉色T恤白色褲子、黑皮膚的外籍男子從三里屯SOHO辦公B樓南側出現,沖佳能相機商店走來。當他看到記者後,眼珠沖該辦公樓東側的過道瞄去,“followme(跟著我)”,他向過道慢慢走去,並不時扭頭向四周觀望。
  該處過道位於三里屯SOHO辦公B樓東側樓體和其旁高牆之間,整個過道長幾十米,因未設路燈而非常黑暗。該男子走進過道約10多米處停下,轉身和記者打招呼,記者隨即向他介紹自己是通過M和他取得聯繫的,需要毒品。
  3.用手機“砍”價格
  記者告知外籍男子,因3天后幾個朋友要來北京玩,所以希望他在3天后提供5g的冰毒(ice)。外籍男子聽後連說“OK”,記者隨後向他詢問冰毒價格,該男子拿出手機打開計算器功能,併在計算器上輸入1200,“1200yuan pergram(每克1200元)”。
  記者隨後拿過該男子手機將數字改為800,外籍男子看後連說“no”,後將數字更改為1000,記者隨後答應了其所改價格。外籍男子和記者握手後,約定9月12日晚8點到三里屯後和M聯繫,再安排取貨。記者多次向外籍男子索要手機號碼,均遭到他拒絕,“no,no, just callM”。隨後外籍男子率先走出過道,消失在人群中。
  2013年9月13日晚8點,記者致電M稱由於朋友未如期到達北京,暫中斷交易,並告知M以後會和其保持聯繫多次交易。M在通話中稱他的朋友已經備好了毒品準備和記者交易,並告知記者下次聯繫不能擇日要貨,必須當日交易。
  □街頭兜售
  外籍男子主動搭訕
  2013年9月10日晚,記者在與M派出的外籍男子接頭後,仍在三里屯太古里廣場南區徘徊觀察。約10點鐘,一著白藍條紋T恤的外籍男子向記者走來,並主動和記者閑聊。
  記者與其攀談近3分鐘,該男子突然向記者詢問“doyouwantsomething(你想要什麼東西麽)”,記者表明“Iwantsomeice(我想要點冰毒)”後,該男子向廣場南區西側的三里屯雅秀服裝市場方向走去,“followme(跟著我)”。
  入暗巷兩同伴盯梢
  記者跟隨該男子步行,與其保持約5米距離,記者觀察發現,太古里廣場南區西側的周生生珠寶店旁有兩名黑皮膚的外籍男子一直註視著記者和該男子。記者跟隨著白藍條紋T恤男子進入太古里廣場南區與三里屯雅秀服裝市場之間的小路,該小路雖設路燈,但由於路西側有不少樹木遮擋光線仍十分灰暗。
  著白藍條紋T恤男子走到兩路燈間的幾棵大樹下,向記者詢問“how many do youwant(你要多少)”,記者告知需要5g冰毒,並立刻詢問價格。該男子向四周張望後,拿出手機打開計算器功能輸入“1500”並向記者搖晃手機,記者在手機上將數字改為“1200”,隨後男子豎起大拇指,“OK,OK,good”。
  未能交易3人快閃
  隨後記者以三天后朋友來北京玩時再交易為由向該男子索要聯繫方式,該男子聽後不住搖頭並開始向原路返回,“no,no,
  Icangiveyounow,not the day aftertomorrow(不行,不行,我現在可以和你交易,但是三天以後不可以)”。記者繼續跟隨並試圖和該男子繼續交談,該男子開始加快腳步並不住向記者搖手,隨後該男子和周生生珠寶前兩個外籍男子會合後一同離開。
  □毒販自述
  留學中國與老鄉販毒謀生
  2014年4月2日下午4點,記者約M在朝陽大悅城星巴克咖啡店內見面,記者到店時,M身著淺色短袖T恤戴著金鏈子,正坐在咖啡店內的座位上,記者上前與其招手打招呼。
  通過和M聊天,記者得知M今年26歲,在中國北方一所大學就讀,當初來中國就是通過留學生的身份獲得的簽證。他前往大學報到後就很少再去學校,而是來到北京投奔他的老鄉和朋友一同販賣毒品,“just for
  money,tomakealiving(做這行只是為了錢,為了謀生)”。
  M還表示,他有很多來自本國的朋友在北京,其中不少都從事販毒活動。當記者詢問M是否可長期提供毒品,M開始和記者砍價,最終M允諾可以以“500yuanper gram(500元每克)”的價格向記者長期售賣毒品。記者試圖和M瞭解毒品的來源渠道,M並未回答記者,為了防止M懷疑,記者未繼續追問。
  □警方偵查
  毒品置煙盒藏於交易地
  4月2日,記者向北京市公安局禁毒總隊舉報,警方核實,曾與記者聯繫的外籍男子M,確與警方偵查中所掌握的外籍販毒人員有聯繫。今年1月開始,禁毒總隊已開始進行打擊外籍販毒人員的專項行動。
  通過偵查人員走訪取證,警方掌握到外籍毒販的活動規律。他們常在夜晚9、10點到凌晨3、4點出沒於三里屯、工體附近,通過與“熟客”聯繫後選點出貨或與“生客”沿街搭訕售賣的方式販賣毒品。
  外籍毒販都有固定的銷售群體,包括部分中國籍吸毒人員和較多外籍吸毒人員。他們銷售的毒品包括大麻(葉)、大麻(膏)、冰毒、搖頭丸、麻古等。
  毒販在交易前會先和吸毒人員確定購買毒品的種類、數量、價格及交易地點,隨後毒販會親自或派其他毒販前往交易。交易往往選擇在燈光黑暗的隱蔽處。
  而對於部分陌生的購買者,毒販會將毒品藏於煙盒等包裝中,併在交易前將包裝放入交易地點附近的隱蔽位置。當毒販拿到錢後才將藏毒地點告知購買者,讓其自己前往取貨。
  外籍毒販多以學生或難民為由獲得中國簽證,進入中國後就不再去上學或工作,而是與其他老鄉進行販毒活動。當毒販被抓獲遣送回國後,部分毒販更換身份後仍會以同樣理由獲取中國簽證,隨後再返回中國販毒。
  A11-A13版圖文京華時報暗訪組  (原標題:市民舉報外籍人員三里屯售毒)
創作者介紹

alfred

ru67ruinv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